英語世界
18210244181 | 登錄 注冊
公告
從寂寞十七到絢爛七十
發布時間:2019年03月04日     作者:Jinshenghua  
0
字號 簡體 繁體 打印

從寂寞十七到絢爛七十

 

文/金圣華

 

那天晚上,白先勇在席上說:“我以前是很害羞的,上大學以前,連話都不多說,現在不怕羞了。”

 

上大學以前?那不是十八歲以前的事么?怪不得后來寫出了《寂寞的十七歲》那么動人的作品,應該是對少年情懷心有所感,書之成文吧!相信所有“白先勇迷”(不能用“白先勇粉絲”,因為一簡稱,會變成“白粉”)都讀過他的《驀然回首》,都知道他年少時因患病而獨處小樓遭受隔離的故事。盡管如此,銀幕上放映出梧桐疏疏、庭院深深的畫面,旁邊打出“我的小說啟蒙老師,是家里的廚子老央……”的字樣時,仍然讓人為當年這個飽嘗孤獨的寂寞少年感到心有戚戚焉。

 

今年一月初,臺灣目宿媒體制作的《他們在島嶼寫作》系列來香港宣傳,放映電影及舉行座談會。早在去年底,白先勇就在電話里很興奮地告訴我這個消息,叫我千萬要留下時間,記下日子。這次來港的有白先勇、林文月、洛夫幾位名家,目宿給每人攝制了一部記錄畢生創作生涯的影片——不是普普通通的紀錄片,而是嘔心瀝血的藝術品。白先勇告訴我,他的那部片子,一共制作了四年,拍攝了一千多個小時,直到最后才剪接到兩小時的《姹紫嫣紅開遍》。

 

再沒有比這個更適合的片名了,不僅僅是因為白先勇畢生跟昆曲《牡丹亭》結下不解之緣——十歲時觀賞了梅蘭芳演出的《游園驚夢》而深受感動,成長后撰寫《游園驚夢》小說,到而立之年把小說搬上舞臺,屆松柏之年時更以無比的魄力制作《青春版牡丹亭》;而是因為白先勇的一生實在太精彩,從少年到白頭,創作小說,創辦雜志,教授文學,制作舞臺劇,參與電視劇、電影,推廣昆曲,為父親白崇禧將軍寫傳,為民國史補白,為二二八事件提供真相。這連串的事跡,一波又一波,此起彼落,接踵而至,在影片中展現得井然有序、姿采紛呈,主人翁如此輝煌的成就,豈不是在生命的園林中“姹紫嫣紅開遍”?

 

在演藝學院看電影時,坐在白先勇的旁邊,原以為可以就近看到他觀賞自己影片時的反應,因為事先問過他,這部完成后的片子他到底看了幾遍,他說“才第二次看,每次看應該都有不同的體會”,誰知道銀幕上放映出不同的片段時,深深受到了吸引,再也顧不及轉頭窺望主角的表情了。不知道哪一刻開始,也許是聽到昆曲絲竹樂器譜成的優美旋律裊裊響起的時候吧!竟然心中觸動,眼眶發熱,尤其是看到白先勇為推廣昆曲而不遺余力到處宣揚,為觀眾反應熱烈而笑逐顏開滿懷欣慰的模樣,不由得想起那些追尋牡丹足跡的歲月。白先勇是推廣昆曲的大義工,我們是努力追隨的小義工,為了弘揚中華文化,大家都不計一切,甘心付出。

 

早年的白先勇,風神俊朗,才氣橫溢,怕羞的他,為了創辦《現代文學》,可以不顧一切豁出去,到處募款,以促成其事;近年的白老師,已經不再害羞的他,風采依舊,豪氣不減當年,為了推廣昆曲,不惜四處奔波,“拋頭露面”(白老師自言);到了最近為父親寫傳,則南來北往,馬不停蹄,不過這次更正氣凜然,義無反顧了!

 

如此多姿多彩的一生,從寂寞的十七歲,到絢爛的七十歲,真正是姹紫嫣紅開遍!如今八十在望,精力充沛,創意無窮的白先勇,一定還會再著“先”鞭,“勇”往直前!

上一篇:雙林會(一)
下一篇:當我們同在一起

返回頂部

查看更多

查看更多
云南快乐 分开奖结果